追蹤
Coala在灣區~三個人的Life @ San Jose
關於部落格
  • 147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灣區醫療經驗談...可惡的爛醫生

就在信心滿滿的情況下 我們找了當初的家庭醫生 Albert Shen推薦一位泌尿科醫生Lawrence黃  就去了
手術那天 恩 過程大約三至 四個小時  一切看似順利 當天當然我們兩位都請假 沒上班  我就载著老公回家休息 可怕的過程 我依稀記得  那天半夜就開始.....

J開始叫說肚子很痛很痛 不能睡覺  看他整張臉揪在一起  真的很痛 原以為是術後正常的現在 止痛藥吃了  勸他還是小睡一下  真的不行 隔天我們再去問醫生  可是 止痛藥沒用耶...吼
隔天一早 打去醫院 說醫生粉忙  找不到人 又等了幾小時  還是找不到 醫院說 醫生有回Call 叫我們忍不住痛 去ER就好  吼  OOXX  這過程 J的痛 應該只有增加沒有減少  就是沒停過

好啦 只好去ER......打點滴  再照一次X光  打更強的止痛藥 一直打到J說  比較不痛為止  感覺  J的身體了 瞬間應該多了很多毒品吧  可以幾小時內打好幾次嗎啡的喔  挖咧  反正 折騰了一天 醫生沒出現 也沒說什麼 說 粉正常 .......我們沒有在ER過夜  沒有住院 因為J不想 覺得很痛苦  也沒醫生來看 只是一只打沒用的點滴跟止痛 所以我們回家

第二天  疼痛不減  又去ER 同樣的步驟 再走一回  第三天 一樣情況  那位可惡的Lawrence黃 從來沒出現過
所以我們求助家庭醫生 問他可不可以幫我們refer別的醫生  他淡淡的說 不行 不好  原因不明(勾結啦 人情啦 ox的)

第四天 一樣  J已經沒法睡覺好幾夜  我的脾氣也越來越壞  尋求同事的建議後 決定 還是要罵人了  對付可惡的人  道理是講不通的  當小貓 只會被欺負
所以我再打去給家庭醫生 (當時是很爛的HMO啦)  還是被拒絕 我就嚴厲的請求 堅持我要換泌尿科醫生
我得到對方的拖延戰術  說ok 
聽出Albert 沈醫生的冷淡態度後  我在同事建議下  打給我的醫療保險公司 一開始也招到敷衍  可是當我仔細陳述事情始末 還有我先生現在已經痛了近一週 請她們幫忙後 保險公司告訴我  好 她會跟沈醫生聯絡  請他寫referals 
同時 我也打給醫生的Medical Group 一樣告訴她們狀況 請她們施壓 當然 我不知道對方有沒有真的幫忙

最後那張Referrals 我等了兩天整整 refer的對象 是我跟同事問來的一位白人醫生  最可笑可悲 也很氣人的是  我打去給Albert 沈要referral時  因為心急又氣  還有護士怕事 沒告知我她們幫我轉接電話  就直接轉給那位白痴沈先生 所以我脫口就直呼Albert  我要我的referral 

超機車喔  也很沒想到  他義正嚴詞的說  你要稱呼我Doctor Shen 不能叫我Albert  Albert只有我媽能叫
我頓時髒話都要飆出來了  現在想起來還是很氣  怎麼有這種白痴可惡的人 
我老公都因為你們的利益關係   平白在床上痛了五六天 不能吃不能睡 誰管你是醫生阿  爛人喔 吼

好啦 最終 我們找到那白人醫生   他還客氣的說 他認識Lawrence黃  也共事過 Lawrence是好醫生 可是不知道為何這次他的處理會是這樣 反正 客套話 不多說
重點是 從X光片看來  Lawrence幫我老公裝的結石導管  位置不對 有微微的偏差 所以弄到旁邊的器官跟內臟  是這週劇痛的原因  否則原來這手術  不會有劇烈疼痛的情況
他立刻幫J取出那導管  疼痛瞬間消失  連Tynelon都不用吃 ...........
我永遠也忘不了  手術這麼失敗  造成J極度疼痛 跟 滿缸血尿的悲慘狀況 

我一直告訴我自己 要有修養  要好脾氣  講理  可是 遇上這種狀況 徹底的顛覆我對這個國家文化的想像
這個醫療制度 真的很失敗 
或許  這是一個很極端 很不幸運的例子 偏偏讓我們兩個小菜鳥遇上了 當作是一個經驗 一個考驗  可是
還是希望  不要有別人  在遇到這樣的醫生 平常小病時  都看不出人的好壞真偽  我一直還以為我的家庭醫生人很好   沒想到 是個白痴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